白小姐2019图库马报资料
當前: 首頁
> 聚焦> 一線女性
云南“最美邊防警嫂”何先紅的家國情懷
你在前方“守邊” 我在后方“安家”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19.04.04 字號:【

  何先紅,在四川省廣元市青川縣紅光鄉,是一名普通小學教師。

  呂興龍,在中緬邊境的云南怒江州貢山縣茨開鎮,是一名移民管理警察。

  兩地相距1748公里,兩人相愛守望11年。

  何先紅在老家贍養7位老人,拉扯4個孩子,“最美邊防警嫂”用柔弱的肩膀,撐起了兩個歷經磨難的小家;呂興龍在中緬邊境的怒江大峽谷戍邊13載,4000多個日夜的堅守,換來了邊境線的安寧和萬家團圓。

  4000多個日夜無言的堅守

  中緬邊境線的丹珠檢查室,矗立于險峻的高黎貢山中方一側,背靠怒江天險。受山勢阻隔,這里平均每天見到太陽的時間不足三個小時,常年潮濕陰冷,手機信號也很不穩定。

  這是云南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騰沖出入境邊防檢查站向陽分站的一個執勤點,也是副站長呂興龍常年堅守的崗位。自2016年8月到檢查室工作后,他每天帶領執勤民警檢查邊民出入境證件,嚴防不法分子出入,爬到海拔3300多米的阿弄埡口進行邊境巡邏。

  這樣的戍邊生活,呂興龍已經堅守了4000多個日夜。

  “寂寞的時候對著奔騰的怒江說說心里話,孤獨的時候給每個石頭取個名字。”回憶著自己的戍邊日子,呂興龍感嘆道。

  “在這里待的時間長了,最容易得風濕病和關節炎。”呂興龍說,他的一位同事在這里工作6年多,得了關節炎,每逢陰雨天,關節就會隱隱作痛。好在,現在配發了木桶,每天睡覺前,可以燒點開水,放上姜片,泡個腳去除濕氣。

  2006年6月,呂興龍從四川警察學院畢業后,來到原武警云南邊防總隊怒江邊防支隊服役,成了一名邊防軍人。從那時起,無論是在大雪封山半年的獨龍江,還是在暗流涌動的怒江邊,都留下了他堅毅的身影。

  平淡的戍邊生活,也時常伴隨著各種各樣的危險。這也是呂興龍的愛人何先紅最擔心的。2016年4月,在一次抓捕毒販的過程中,為截住欲逃往境外的毒販,呂興龍縱身一躍,跳到了四米多的高坎下,將毒販一舉擒獲。當同事上完手銬,他才發現自己左小腿已經骨折,疼痛難忍。

  “‘龍哥’把這件事跟我說了以后,我也挺心疼的。”何先紅說,“家里面的事情他可以放心,老人、小孩我都會照顧好,他在前方守邊防,我會守好我們的家!”

  正是愛人默默無聞地付出,呂興龍才源源不斷地有了堅守的信心和毅力。

  給4個孩子溫暖的家

  2008年底,何先紅考入青川縣紅光鄉中心小學,成了一名普通教師。白天備課上課、帶學生玩,晚上輔導學生、批改作業,何先紅一心撲在教學上,很快就成了學校的業務骨干,直到現在還擔任著學校的教導主任。繁忙而充實的工作,不僅沒有分散她的精力,更加使她明白了“責任”二字的含義。

  2009年和2012年,由于舅舅和妹妹家相繼出現變故,彼時不滿1歲的和9歲多的兩個小男孩先后來到何先紅家生活。剛結婚不久的何先紅,曾擔心丈夫不同意。

  讓她沒想到的是,電話打過去后,呂興龍滿口答應,“都是親戚,他們有困難,能幫一點算一點!”從那時起,何先紅在家人的幫助下,靠著兩口子的工資,供兩個小孩吃飯、穿衣、讀書,給了他們家的幸福和關愛。

  后來,何先紅自己的兩個孩子出生后,家里有了4個小孩。“別人家給小孩買衣服只要買一套,而我們家,至少要買四套。”何先紅說,“對待兩個大的,就像帶自己的小孩一樣,從來沒當外人看。”

  一個弱女子帶著4個小孩,面對的困難,遠不止經濟上的壓力。何先紅說,最怕的就是孩子生病。大兒子遠遠5歲那年,一天半夜里高燒不退,何先紅急壞了,立即叫上堂哥和婆婆趕往廣元市,經醫生診斷為肺炎。第二天,何先紅也覺得有些頭疼、發燒。由于婆婆要趕回家照顧老人,加上孩子哭鬧不停,她只能咬著牙,硬撐在病床邊。直到第二天晚上,幾近虛脫的她,才去掛了急診,輸了液。

  “那次我沒有告訴‘龍哥’孩子生病了,其實,明知道他回不來,又還是希望他能回來!”說完,何先紅兩眼紅通通的。

  對于愛人內心的糾結,呂興龍何嘗感受不到。他說:“我了解她的個性,雖然困難很多,但也一定無怨無悔。”

  為了讓孩子有更多的時間和爸爸相處,每逢寒暑假,何先紅時常抱一個,拽一個,帶一個,再背一個大背包,坐客車、轉動車、乘飛機、再轉客車,輾轉千里,去云南探親。

  雖然途中很累,但那是全家最幸福的時光。

  讓7位老人幸福無憂

  前些天的一個上午,上完兩節語文課的何先紅請了個假,抱著1歲的小兒子乘車前往15公里以外的蘇河鄉力子村,為呂興龍的外公慶祝80歲生日。

  驅車行駛在只能容下一輛車的S形盤山公路上,往下一看,路面像是懸掛在山間的一條“腰帶”,縹緲的霧氣穿過時,脊背后發涼。這條山路,何先紅每個星期至少要走一次。因為路的盡頭,住著呂興龍的父母、爺爺和外公、外婆5位老人。

  一下車,給外公送上問候和祝福后,何先紅把小兒子遞給親戚,走進廚房,幫忙準備中午的飯菜。洗菜、切菜、做菜,何先紅一邊忙碌,一邊和婆婆拉起了家常。屋外,91歲的爺爺正和外公、外婆喝著茶、曬著太陽。

  正午時分,一大桌豐盛的菜肴做好了,親戚朋友們圍坐在一起,團圓喜慶的氣氛在山間蕩漾。席間,公公呂正才挪了挪摔傷的大腿,動情地說:“何先紅這么好的兒媳婦,打著燈籠也找不到!”

  原來,2008年年底,呂正才在建房過程中,不慎從二樓跌落,造成大腿等多處重傷,經搶救,醫生把他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但從那以后,他不僅喪失了勞動能力,還留下了后遺癥。受傷后,呂正才幾乎每年都要住院治療、復查。經濟負擔本就不小,何況家里還有3位行動不便的老人需要照顧,何先紅就只能學校、家里、醫院三頭跑。

  禍不單行。2016年冬,何先紅母親從高處跌落,造成腰椎骨折。在廣元市醫院手術治療后,醫生建議回家臥床休養半年。于是,洗衣、做飯、喂豬這些家務都落在了何先紅的肩上。那時,何先紅在畢業班任班主任,晚上要上自習。每天下午放學后,她立刻跑回家煮上飯,然后去喂豬,等喂完豬,飯也煮好了。把飯送到母親床前,為在外干活的父親留好飯后,何先紅又趕緊帶著兒子遠遠,回學校上自習,下課回家后接著收拾鍋碗,照顧孩子們。最令她記憶深刻的是,每天要用鋤頭為十幾頭300多斤重的肥豬清理豬糞,還要用水管沖洗豬圈,身上濺得到處都是糞水。

  何先紅深有感觸地說:“那一段時間感覺特別難熬,而且還整夜整夜失眠,盡管如此,還是沒有向‘龍哥’開口,讓他請假回來。”

  如今,這也成了呂興龍心里邁不過去的一道“坎”。提及此事,呂興龍總是滿臉歉疚。

  跨越1748公里的愛延續不斷

  呂興龍與何先紅在初中時就已經認識,后來一起讀高中。2008年6月,呂興龍大學畢業,即將遠赴云南怒江邊境工作。臨行前一晚,呂興龍向何先紅坦露了心跡。她答應了,兩人確定了戀愛關系。

  從此,一人在四川青川相思,一人在云南怒江遙望。時空遙遠,卻讓愛情歷久彌堅。

  2008年5月12日,一場地震重創了四川青川,不僅奪去了無數條鮮活的生命,也給人的心靈留下了難以撫平的創傷。通信中斷的幾天時間,兩顆愛戀的心備受煎熬。6月4日,劫后余生的何先紅,黑黑瘦瘦的出現在呂興龍面前。兩天后,呂興龍拉著何先紅去了當地民政部門,進行了結婚登記,成為夫妻。

  何先紅懷孕后,每次都是坐3個小時的客車,獨自一人去廣元市里的醫院做產檢。離預產期還有一個多月的時候,由于胎膜早破,醫生說孩子可能會早產。何先紅鎮定地通知父母、向學校領導請假,才被救護車送到市醫院。

  凌晨4點,醫生問孩子父親怎么沒來時,何先紅說:“我愛人是一名邊防軍人,我們不知道孩子會提前出來,所以他還沒有請假!”

  等呂興龍趕到醫院時,不停地叮囑醫生“一定要保證大人的安全”。

  事后,醫生專門對何先紅說:“其實我能感覺到,你老公挺愛你的!”

  為了彌補內心的歉疚,何先紅“坐月子”時,呂興龍天天負責給孩子洗澡、穿衣、換尿布,儼然一個“奶爸”。

  “后來,連怎么包孩子都是‘龍哥’教我的。”話語間,何先紅臉上洋溢著滿滿的愛意。

  隨著公安現役部隊改革,呂興龍脫下橄欖綠,穿上藏青藍,成為一名移民管理警察。對于夫妻倆而言,愛情,不是掛在嘴邊的承諾,不是花前月下的浪漫,而是“你在前方‘守邊’,我在后方‘安家’”。

  跨越1748公里的真愛,還在續寫……

白小姐2019图库马报资料